您的位置: 楼市资讯>事实证明 以房养老真的好吗

事实证明 以房养老真的好吗

来源:吉屋网综合整理   发布时间:2016-08-23

  2015年3月,经过中国保监会批准,首款保险版“以房养老”产品由幸福人寿正式推出,这也是目前仅有的一家保险公司推出的以房养老保险产品。四大试点城市为北京武汉上海广州。 以房养老,就是老人将拥有的房屋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分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换句话说就是,拿房子换“活”钱来养老。住在北京西三旗的康先生老两口就选择了这种养老方式。我们先来看看他们的故事。

  失独老人曾担忧养老问题 “以房养老”解除后顾之忧

  北京市民康锡雄,今年72岁。7年前,他少有的女儿因病去世,康锡雄和老伴一下子变成了失独老人。原本他们一直靠退休金生活,现在女儿没了,如何养老成为悬在老两口儿心上的一个心结。

  现在,老两口每个月都能拿到一万多元养老钱,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在2014年2月28日,康锡雄的老伴马俊英参加了一个叫做“以房养老”的推介会。

  马俊英:当时听完推介会的介绍,就签字了,当时就签字了,就同意参加这个以房养老的这个保险。

  2014年年初,康锡雄收到街道通知,说有一个“以房养老”项目推介会,他的老伴马俊英在参加之后立刻就签署了合同。

  以房养老是刚刚兴起的一种养老新模式,具体的做法是,老人将自己的住房抵押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开始按照约定的金额,每月发放养老金。将来老人去世之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分权,从处分所得中偿付养老保险的相关费用,多余的部分返还老人的继承人。

  以房养老是刚刚兴起的一种养老新模式

  康锡雄给我们算了一笔账,康锡雄现有的住房是单位公房,2001年康锡雄搬进来之后,花了11万余元买断了该房屋的产权。目前这套84平米的房子市价约为305万元,有效保险价值约为274.5万元,对照费率表,康锡雄今年70岁,马阿姨68岁,夫妻二人每月共同应领取养老金总数为9107.11元,加上老两口退休金7000元,每月共计可以拿到16000多元钱。

  康锡雄:你有这钱了,比如说家里头换点家电。比如冰箱,原来就是一个雪花,现在换了一个海尔三门的,过去就是一个门的。

  目前,康锡雄和马阿姨的身子骨都比较硬朗,他们正在高兴地筹划着出国旅游,这是他们过去想做又很难实现的事情。

  康锡雄:这一天忙什么呢,就是准备旅游,出去。过去没这闲钱,不敢出去。

  马俊英:我觉得挺高兴的,晚年生活没有后顾之忧了。

  “以房养老”全国四城市试点遭冷遇 原因何在?

  孟晓苏,幸福人寿保险公司的前董事长,做为国内“以房养老”的首倡人,如今面对社会各界对以房养老的冷眼旁观和仅有35人参保的冷遇,孟晓苏并不担心。

  国内“以房养老”首倡人孟晓苏:我们没有感觉到冷遇,因为产品本身是被冷遇了十几年,因为保险公司都不敢推,主要不敢推的原因是什么呢,主要原因是顾虑房价会下降,他们等了十年,结果十年房价上涨了好几倍。现在推出了没感觉到冷遇,反而感觉到老人非常热情,所谓冷遇是对这个产品的期望值太高,希望一推出有成千上万户就能够入保和服务到位。

  如今面对社会各界对以房养老的冷眼旁观,和仅有35人参保的冷遇,孟晓苏并不担心。

  孟晓苏坦言,以房养老目前只是试点阶段,仅有四个城市参加。尽管与全国的2亿老年人口相比,只有35位老人投保“以房养老”保险产品似乎微不足道,但对这一市场业绩,幸福人寿还是相当满意的。

  据幸福人寿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以房养老”四座试点城市,已经有200多户老人登记注册,有意向投保“以房养老”。幸福人寿把“幸福房来宝”定位为一个小众化的体现社会责任的保险产品,目的是帮助老人利用房产增加养老收入、解决养老的实际困难。

  幸福人寿保险公司精算部一等专员王兴科:在试点期间,我们一开始设想是主推失独的孤寡老人,或者无子女的老人,我们想主推这个方面。

  幸福人寿把“幸福房来宝”定位为一个小众化的体现社会责任的保险产品,目的是帮助老人利用房产增加养老收入、解决养老的实际困难。

  孟晓苏告诉记者,反向抵押在国外早就是非常成熟的以房养老模式,在他看来,以房养老这种模式更适合我国的养老。

  孟晓苏:中国老人因为特殊的历史环境形成低工资、低积蓄、缺乏保险。中国的老人也由于享受到房产的优惠,他们房产都很值钱,这样的话,反向抵押以房养老的产品,在中国会比在世界其他国家更加受老人群体的欢迎。

  被照护老人成照护核心房东 吃住护理一分不花 每个月还得2000元租房钱

  孙振家老人,今年73岁,他的老伴儿周温如,72岁,他们是北京清檬照护核心被照护的老人,也是照护核心的房东,这个温馨洁净的照护核心就是他们的家。

  孙振家老人15年前脑中风,导致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而常年独自照顾全身瘫痪在的老伴,让周阿姨非常辛苦,也落下了严重的腰痛病。

  常年独自照顾全身瘫痪在床的老伴,让周阿姨非常辛苦。

  一个年迈的老人照顾另外一位全身瘫痪的老人,其中艰辛外人很难体会。无奈,周阿姨想了很多办法,保姆请了一个又一个,但始终解决不了他们的具体困难。

  一次偶然的机会,周阿姨在社区的活动中,了解到北京清檬养老服务公司推出了一个以房养老的服务项目,这让周阿姨喜出望外。

  北京清檬养老服务公司推出的“以房养老”模式,是直接租用老人的住房,开设照护核心,房产权始终归老人所有。老人住在家里,一边享受养老护理服务,一边收取房子出租的租金,这样一来,不仅增加了养老收入,还得到照料,一举数得。

  周阿姨和老伴每月退休金共有10000元,扣除每月保姆费6000元,生活费2000元,每月只剩下2000元左右。如今将房子租给清檬照护核心,他们不用再请保姆,周阿姨和老伴的生活、起居、服务全由照护核心负责,养老服务费11000元,每个月的租金结余2000元,再加上退休金,周阿姨不用去抵押房产,每月的收入已经绰绰有余了,更重要的是,“以房养老”还解除了周阿姨的后顾之忧。

  周温如:他们主要是从人的照顾方面,我觉得特别满意。

  15年来,周阿姨寸步不离照顾瘫痪的老伴,今年家里有了专门的护理员,她终于腾出手来,到国外旅游了一趟,这让她特别欣慰。不仅如此,照护核心一日三餐提供的营养可口的“老人餐”解决了老两口的一大养老难题。

  周温如:他们的饭做的挺好,没那么多油。

  孙振家:老是让我,做多了剩下,做少了又不够。所以不适合,这儿让我吃新鲜的。

  周阿姨的家经过北京清檬照护核心专业化改造之后,增加了不少老人的安全设施和无障碍设施。为老人的养老生活提供了便利。

  周阿姨的家经过北京清檬照护核心专业化改造之后,增加了不少老人的安全设施和无障碍设施。为老人的养老生活提供了便利。

  清檬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运营总监谢拥红:它是我们老年的护理床,这个床看起来和一般的家居床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它可以实现很多功能。这个是我们智能床垫,它是可以监测到我们老人的睡眠情况,可以监测老人的起夜次数、呼吸等等,方便我们对老人夜间的照顾。

  老年的护理床,看起来和一般的家居床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它可以实现很多功能。

  照护核心每天还会接待照护社区里的其它老人,街坊们的陪伴,护理员和康复师的精心照料,使瘫痪多年的孙叔康复得更快。

  康复师颜晓方:经过这半年的康复,孙叔叔现在说话我们也都能听懂了,而且手的话,也已经有一些比较细的动作了,腿能走个三五百米,都没有问题。

  孙振家中风前是一位有才华的出版社编辑,在精心细致的居家照护之下,孙叔的身体一天好过一天,目前又能够伏案工作了,写日记,编剧本。

  谢拥红:然后我们在调研中也发现,我们也去了解,老年人对抵押的这种模式大部分是不认可的。所以我们就结合了老年的需求,以及得到政府的模式政策的启发,我们就考虑到了这样的一种以房养老的新的模式。就是老年家庭的资源,以及我们的优势,养老服务的优势我们在做一种有效的资源整合,从而达到价值的最大化

  失能失智老人托养成难题 “以房养老”24小时全方位护理 算下来每个月少花一万多!

  张淑贤老人的女儿孙晖:我父母就是这个全失能了,等于是老年痴呆比较严重。所以我们觉得,照顾老人就是焦头烂额,真的可以说是焦头烂额。

  母亲张淑贤老人失能失智的两年多时间,孙晖和姐姐始终处于疲惫和焦虑中。无论是请保姆,还是送养老院,全失能母亲的护理工作,始终困扰着孙晖。

  因为张奶奶的房子楼层高不适合开设养老照护核心,女儿孙晖就把75岁的老母亲送到清檬照护核心进行24小时专门照护,把母亲的房子出租,出租的租金来支付母亲的养老护理费用。

  孙晖:她这个费用是7500,我们那个房子租了9500块钱。我们算了算,我们要是在家请一个保姆,大概也得要6000块钱左右,而且我们还要得管人家吃住。我们把房子租出去了,完了吃住这些钱我们也省。我们里外里算了算,大概还挣了有1万多块钱。我觉得这个是特别特别让我们满意的地儿,而且老人也得到了更好的照顾。

  孙晖告诉记者,她把母亲的房子出租,出租的租金来支付母亲的养老护理费用。

  孙晖也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以前张奶奶居家养老,每个月请保姆等等的养老费用加起来至少10000多,现在以房养老,不仅这10000多块省下来了,还从房屋租金里富余出了2000多块。更让女儿欣慰的是,全失能老人得到了24小时的专业化的照护。

  张奶奶以房养老,养老费用省了下来,还从房屋租金里富余出了2000多块。

  孙晖:怎么洗脸,怎么护理擦洗身体,怎么更换那个尿片什么的,自己在家照顾,也照顾不了这么仔细。

  老人在照护核心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孙晖现在也不用担心,因为照护核心实行“互联网+”的智能化管理,老人吃饭、吃药、康复训练等等生活的全部信息每天都制成专门的电子表格发送到孙晖的手机上,一目了然。

  照护核心实行“互联网+”的智能化管理,老人的生活的信息每天都发送到孙晖的手机上

  孙晖:这一点我觉得做的特别好,特别人性化。

  在照护核心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张奶奶的康复日见成效。

  孙晖:以前认我们都不太清楚,也不能说话,因为她就是老年痴呆比较严重了。住进来之后有一个多月,她居然就都能表达了,能说话而且认识我们都叫名字叫得都可清楚了。这点让我们特别吃惊,让我们特别惊讶。

  2013年,国务院正式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其中“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将“以房养老”推向舆论关注的焦点。很多专家表示以房养老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原因是,未来的独生子女一代很难再凭借自己的力量给老年人创造一个天伦之乐的晚年。而以房养老的养老模式恰恰能改善中国老人“有房富人、现金穷人”的现状。目前,以房养老已经成为整个社会养老保障体系中的一部分,是个人补充养老的一种重要的方式,

 

7×24小时热文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