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楼市资讯>王石告别之际,一起看部三级片吧

王石告别之际,一起看部三级片吧

来源:豪言   发布时间:2017-06-24

17年前一语,今天终于成谶。

2000年,在收购万科股权前夜,华润的经办代表黄铁鹰问王石,“公司做大了,就是别人的了,董事长的位置可是你自己的,你不怕有了大股东把你炒了吗?”

王石的回答是,“如果有人比我做得更好,炒我是应该的。”

王石的回答,有三种可能性,尽可见仁见智。一是真心话,二是外交辞令,三是极度自信下的信口开河。

在我们看来,这三种可能性兼而有之。而其基石却是那份自信,对于万科发展,对于自我担当。

王石当然有理由自信,万科是中国房地产黄金时代最耀眼的成功者。如果模仿是最好的赞赏,争夺是最大的肯定,那么宝能的突袭、华润的不舍、恒大的抢入,都是对这个结论的最佳注解。

一、 奇葩式的胜利

对王石和万科持续二十余年的成功,大家早已习惯,习惯到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如果将王石的个性和万科的做法,与中国房地产的发展环境和要素相比较,你会发现两者之间格格不入,这个成功是如此奇葩。

地段:location,location,location。房地产是地段的生意,从李嘉诚到特朗普,都是这条铁律的信徒。但万科的主战场却是二三线城市和一线城市的非黄金地段,并以此规划自身的产品战略。

关系:做房地产需要政商关系,是全世界通例,在中国尤甚。而王石曾高调声称不行贿,亦不愿为拿地或贷款进行“台下”交易。当然,水至清则无鱼,无人可称天使,但万科主观上极不认同“潜规则”,客观上也是最少“沾手湿鞋”的房企,却是无可置疑的。

风控:房地产是冒险家的乐园,从空手套白狼,到高高的负债率,大家都在玩走钢丝游戏。但王石却有着最强的风控意识,不管是从低于行业均值的资产负债率,还是屡屡言及的拐点论,都是朝乾夕惕,居安思危。

独断:大多数房企是威权性管理,老板谔谔,众将诺诺。但万科却是主动搞出“董事长务虚、总裁务实”的柔性两权分立。见过郁亮的人都知道,此君绝非碌庸之辈。事实上,王郁两人在万科发展战略上,特别是商业地产和工业化生产上的分歧,尽人皆知。

虽然王石是中国企业家中最具明星范儿者,但并未遮挡万科管理层的群体光芒,志高意满的“笔杆子和嘴皮子”,在万科比比皆是。

智商:房地产的周期性和产品异质化,使得房企领导者的预判力和胆略,具有极大的博弈价值。这方面,王石未见突出。讲政治不如许家印,论胆略稍逊孙宏斌,聚资源还看王健林。即便在大本营深圳,万科的判断也未必靠谱,原以为深圳东扩,实际上却西拓至前海,丢分又丢机会。

情商:说房地产最讲究情商,没人会反对,不管是对政府、媒体还是合作伙伴。这方面,以王石为首的万科人,却有着掩饰不住(甚至根本就不想掩饰)的自恋和骄傲。就连宝万之争正酣时,全力支持万科的独立董事华生,也忍不住吐糟一二。

可以看出,以中国房地产流行的成功学而论,从里到外,万科都不合时宜,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逆袭者。

逆袭故事中,为人津津乐道者,当数王石一面看淡中国楼市,万科业绩一面屡创新高,常年居于中国房企第一之位。

对中国楼市,王石数次表露出谨慎甚至悲观的情绪,屡次提出拐点论,又屡次被“打脸”,成了开发商群里的“谢国忠”。

不只在国内的论坛上,王石还在美国著名的《60分钟》电视节目中,与SOHO中国联席总裁张欣,联手唱空中国楼市。

注意:这可是真心唱空,而不是阴谋论。因为万科随即在项目上降价,在报表上拨备。而潘张伉俪,则自此踏空了黄金年代的下半场。

二、万科“三级片”

但为什么同样唱空,日后万科与SOHO中国的发展却背向而行、有橘枳之别呢?

因为潘张夫妇怎么想,SOHO中国就会怎么做。但在万科,却未必如此。

按照万科的制度设计,1999年王石卸任总经理,不再参与日常管理,而是负责“不确定”的事,比如汶川地震捐款和野蛮人敲门,后来又去游学。这使他对经营的看法,在万科内部仅有被参考的价值。

另外,万科的管理架构足够分权,基层公司在一线的反馈弥足珍贵,亦是决策的重要依据。这使得高层的一己之见,既不能一言兴企,亦不会一言丧企,而是同样要经历试错、筛选、择优的过程。

这说明王石的放权是实实在在的,万科内部有制衡,郁亮是有用的。而万科全国数百项目,亦可做到多中心、自精彩。

这已然超出了商业模式的范畴,上升到了商业制度的层次。

好了,现在正式推出“三级片”概念。它意指做企业的三大条件和境界:商业模式,商业制度和商业文明。

此处需注意:首先,三者有着自低向高的递进关系,如果模式是方式,制度就是基石,而文明则近乎境界;其次,企业做得越大越长久,制度和文明要素的作用就越大;第三、一个既有成长性又经营稳健的大型企业,一定三者兼备,相互平衡。

来看看王石作为导演的万科“三级片”吧。

商业模式:对行业长期看好,万科从多元经营做减法,专注住宅房地产;房地产资金密集,万科成为中国最早上市房企;区域战略为二三线城市为主,产品定位普通住宅,拿地策略为公开市场拿地为主,但不拿地王;后来为加速做大规模以及控制土地成本,重视合作开发。

比如:万科砍掉的业务有饲料、贸易、影视、零售、写字楼等,其中大部分是在仍然盈利,并有相当发展空间的情况下卖掉的。

王石对做减法十分坚决,他曾表示:如果将来万科进军商业地产,即使在棺材里,他也要伸手反对。

商业制度:在外部,以求得战略大股东助力、海外融资渠道以及管理层控制为目的,设计出股权分散机制;在内部,房地产本性是区域性业务(local business),万科大部分时间实施分权制,聚精英人才,各司其职,各展其长,后来演进到合伙人制度。

早在1999年,王石即辞去总经理,并下决心,无论如何不会选择复出。

彼时王石意识到,房地产的资金密集型特点愈显。没有大股东支持,“钱途”只有两条,一是银行贷款,二是扩股融资。但前者受资产负债率所限,后者一受当时大股东掣肘,二受证监严管。这使得王石进行制度调整和修补,于是,主动将“干爹”换成华润,并在机制上使后者甘于做“财务投资者”角色。

商业文明:情怀派,重视品牌文化建设,《万科周刊》曾一纸风行;不断升级榜样(从新鸿基、汇丰再到美国帕尔迪);注重前瞻创新,“不行贿”的政商关系原则,强烈的风控意识,这些皆是因为王石有商业之上的追求。

三、“三级片”的高潮

与商业文明相关者,我们要多举几个例子。因为万科与同行的区别,多在此一层级。

第一个例子:与很多开发商重视“B2B”不同,万科最重视的是“B2C”。B指政府、银行和供应商等组织机构,其中政府是最大的B,而C是指业主

《万科周刊》风行一时,就是要在商业文明甚至纯粹文明的层面,与中国中产阶级这个房地产主流消费群体,共同寻找相同的价值观和审美趣味。

当然,万科对业主的关切更多基于现实层面。业内流传的一则故事是:一万科高层领客户参观项目时,曾用水杯舀起泳池的水,当众喝了下去,以证明社区配套质量过硬。

去年在易居沃顿课堂上,笔者曾听过万科物业负责人朱保全讲过这样一件事:在万科某社区内,晚上十点多,饮酒夜归的业主与值班保安发生了冲突。处理完该事件,万科的结论是,管理层负有主要责任,因为不了解下情,导致管理制度的缺陷。

首先,晚上10点之后是保安最不愿意值班的时段,此时多值业主应酬密集归来,身心疲惫,酒劲儿犹酣,易怒;其次,保安中同乡很多,私谊盛行,派活儿不公平;第三,事件中当班保安是退伍军人,耿直而缺乏服务柔性,再加派活儿不公平导致的郁闷,也易怒。

第二个例子:某年万科请在京媒体春茗。大家知道,如果请的客人较多,而客人又不是同一单位的,最大难点是排座位,按职位排?按年龄排?按文才排?搞不好得罪人是分分钟的事儿。

万科的做法是,每位进场的客人先随机抽取一张写着过年贺语的卡片,贺语都不相同。等客人走到长桌旁,发现每个座位上,也分别摆放着另一套写着同样贺语的卡片,客人只需“对语入座”。这样,在解决问题,避免尴尬的同时,又增加了谈资,活跃了气氛。

但令人印象最深的例子,却是王石自传中谈及的一件小事。

在万科创业早期,贸易是重点,铁路货运曾是最重要的物流渠道,“车皮”调度权,大概是中国当时最肥的缺了。

中国民间有云:车船店脚牙,无罪都该杀。从政治正确来说,这是诬蔑。但这话能流传数百年,也确乎说明这些行当的某些从业者,其刁顽、贪鄙之非同一般。

当时,王石带领员工在火车站办理运货,遇棘手事一件,需车站的调度科长帮忙。原以为会受到重量级的刁难,甚至没抱什么希望。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科长没提任何条件,问题顺利解决。事后,科长与王石聊天,大致意思是:我偷眼观察,看到你在站台上与员工一起搬货,感觉到你们与我所见到的生意人不一样。

说白了,就是这位科长被感动了。

一句西谚这样说:人虽行恶,心仍崇善。这位科长,未必是恶,只是多数时候“不善”罢了。

有人会说,这事是王石吹牛。讲真,大人物传记,代笔者居多,选择性回忆居多,王石亦不例外。但如果是面对40%股权取舍这样的重大事项,或是面对移情别恋这样的敏感事项,作者尚有“隐恶扬善”必要的话,那这件无关宏旨的小事,应足采信。

讲究商业文明的效果是甜蜜的。在大家卖得动的周期和区域,万科卖得贵,有品牌溢价;在大家卖不动的周期和区域,万科相对卖得快、卖得多。

有人说,王石和万科没有那么完美。你说得太对了。万科的项目被投诉过,万科的预判失误过,万科的高层被同行诟病腹诽过,不论是人品还是业绩,且事出有因者不在少数。

但恰恰是“商业模式、制度和文明”的结合,使万科将恶的影响降到了最低,将善的一面放到了最大。

说白了,商业模式是使你能赚到钱偷着乐的套路,如顾前不顾后的万能险,也算;商业制度是用来制约权力、平衡利益的约定,没有它,董事长和总经理天天打架;商业文明是使所有利益相关方,都能主动遵循的“众善共赢”的同理心的集合。如上文例子中,万科管物业,能站在保安和业主的立场换位思考,请客吃饭时,能站在对方角度,想想什么事会导致客人不爽?

四、王石已落幕,万科能无虞?

“模式、制度、文明”兼备且需递进的三级片原理,既是经商大法,亦是做人原则。

王石特别推崇褚时健,后者挫而不馁,老而弥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如果让中国房地产大佬们效褚时健故事,王、许、宋、孙站成一排,集体改行卖二手车,大家会买谁的?

相信王石得到的成绩应属中上。对这个设问的回答和反馈,就是对于商业文明的呼应和犒赏。基于这一点,王石不算失败。

往者不可追,但可鉴,来者不可恃,惟可期。对于一个人格完整、三观平衡、热爱生活、品趣丰富的人来说,有高山可攀、有故事可讲、有美人可伴(此处应有吐槽,或有变故),老兵可以不死,人生尚有余庆。

宝万之争结局基本明瞭。王石通过微博透露,主动退出下任董事推选,并以郁亮主事为前提条件,姿态洒脱,言语淳淳。

看似历史将翻开新的一页,但万科的悬疑仍在。

王石言退已过数日,深铁和万科班子尚无人表态。真相终究为何?到底是布鲁托斯对凯撤的背叛,还是谭嗣同梁启超的去留肝胆两昆仑?

传说中王石与郁亮“莫须有”的瑜亮情结,至少告一段落。胜出的郁亮是否大股东心中的完美人选,亦或只是阶段性的过渡人物?在白银时代,独角戏的郁亮能否带领万科继续辉煌?

王石多次赞赏的华润国际化规范化的特点,能否在深铁身上再现?多年来,王石寻找大股东的标准无大变化,一是人强人好,二是钱多地多,关键还是大股东自己如何举措。继任大股东之位后,深铁能否萧规曹随、谨守战略大股东和财务投资者的雷池之限?会润物细无声,还是会霸王硬上弓?

王石已落幕,万科能无虞?

有诗为证:

霸王垓下歌,范蠡湖上志,

西施倾国日,虞姬酬君时?

江东子弟远,归去舟行迟;

余众入秦后,鹿鼎闻马嘶。

本文为吉屋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豪言
共发表63
+订阅
ewm 微信扫码,关注大咖
古有子曰,今有豪言。一个房地产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wenhaowenhao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