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楼市资讯>巫师罗胖

巫师罗胖

来源:地产大哥   发布时间:2018-01-02

今年罗胖继续他的跨年演讲——2018年六个脑洞,发现“中国式机会”。听的人依旧这么多,这就是一个讽刺——脑洞年年讲,还要年复一年继续交钱开洞。这就是罗辑思维,一家负责脑洞生意的有限责任公司。

罗胖以先知的形象示人,相信自己拥有巨大能量,征募过去,粉饰认知偏见,合成现实并加以改变,为生意提供辩护,并且通过史上最强PPT和舞台效果,强加在2018头上——他告诉受洗者,这是实现梦想的手段,是走向未来的火与剑。

我们就以今年的演讲为例,说说跨年演讲的蛊惑之道。

演讲从一个问题聊起:对你来说,2017年哪一天你认为很重要?

我们可以换一下:对你来说,2017年哪一天对你很不重要?

这是一个很私人化的问题,他搬上了很宏大的时代叙事主题:19大;比特币;钢铁产量;GDP……

真实的答案是什么?

我儿子出生了;和太太过结婚纪念日,买了梵克•雅宝,她很高兴;上司出车祸死了,我顶缺升职了……

罗胖给出的答案中,14亿人中,估计只有140个人在想,想的人肯定不在台下,肯定不会来听这个演讲。

这让我想到一个段子:

9.6平方米的地下室出租屋烟雾缭绕,眼中遍布血丝的他已经两天一夜未能入眠。

墙上的世界地图画满了红线。他一边喝蒙牛,一边喃喃自语:国家下一步该怎么走?如何突破美国的封锁?如何统一两岸?如何保住钓鱼岛?如何剿灭反华势力……

他的眉头越锁越紧。

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有人粗声高喊:开门!  警察!  查暂住证!

话题和台下听众错位,眼看货不对板,罗胖机敏一转身:焦虑也随之而来……创业公司能不能长大?阶层是不是已经固化?什么职业更有前途?多少钱放国内,多少钱配置海外……所有这些焦虑,都指向一个根本问题:中国有没有前途?

这是跨年演讲的一个过门。这个门过得莫名其妙!谁的创业公司?谁的职业前途?谁的钱?谁的焦虑?是台下的听众,还是不屑的140个人?你又要寻求什么样的答案?

天下不在遥远的天涯,不在神秘的宫闱,不在钓鱼岛,就在你的地下室、你的暂住证、你路边的小摊,你发热的硬盘!你守住了它们,就守住了发光的权利,就守住了推土机,就守住了你的天下,就守住了你的焦虑。

罗胖偏偏视而不见,他要寻找他的答案,还找来了沈南鹏。

沈南鹏说,因为腾讯的总市值超过了Facebook,所以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具备世界级竞争力;所以,大象在跳街舞;所以,创业者还有机会吗?

罗辑思维真是脑子短路。

第一,你把Facebook放进来,和腾讯同台竞技后,再比较也不迟。这就好比,你一个演小品的跟讲相声的比谁歌唱得好,要么是脑子进水,要么是脑子被门给夹了。

第二,你在网络上说话都要小心再小心,担心被查水表,你说中国互联网经济具备世界级竞争力,你把你家客厅当成世界,偷换概念不能这么直白吧!

第三,大象在跳街舞吗?明明是把着戏台子收门票。

第四,你让我们都学大象收门票,这是找死的节奏,你安什么心嘛!

罗胖还请来两位名人论证他的观点,一位是曾鸣,一位是林利军。曾鸣说这是“黑洞效应”。林利军说:“新一代基础设施一旦建成,就会出现行业集中度大幅度提高的现象。”

我们看过一部电视剧叫《黑洞》,陈道明主演。这是中国式黑洞。而且,这也不能叫“黑洞”,是赤裸裸的垄断。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巴巴,支撑它们走下去的是技术吗?骗鬼去吧!而且,全世界经济发达的国家,都有反垄断法。对于超级大企业,都会面临政府强制性肢解,大树底下不长草,生态能够循环,要有大树,还要有花花草草。

我们弱弱地问一句,腾讯、阿里除了赚成吨的钱,对社会的原创性贡献在哪里?哪些标签让全人类尊敬?

“聚光灯紧随前几名,后面的参赛者无人关心。”这是问题,而且越来越成为社会问题,不是光荣。

罗胖还举了一个例子,说明商业社会的极端竞争:

有款新游戏,在极短时间内签下很多男明星代言,从常理看这不可能。真相是——他们没签合同,明星照片先用了再说。如果有效,再给经纪人打电话:只要肯授权,几百万马上到账……没错,这就是侵权。但明星团队是愿意打旷日持久的官司,还是落袋为安?应书岭说:“我们这个行业,所有人都在逾越规则,所有人都在离经叛道。”

完全是胡说八道,侵权就是侵权!说什么离经叛道,还大言不惭。

在这个时代,互联网神话的力量,意味着高科技鼠标和弯刀一样能够裁剪一切真相。

自以为是的盲从、迷信像流行病一样折磨着整个社会,一切让我们既困惑又恐慌,所以我们需要探索一种比我们自身更强大的力量。

所以,罗胖来了,端着一盘盘法式大餐,用商业模式覆盖市场法则,没有道德、没有羞耻,在网络神话之地,用最NB的PPT,最好的舞台灯光,相互滋养,贡献了惑人阴谋。

他还上帝式发问:为什么上半年最火的游戏还是《王者荣耀》,下半年就变成了《吃鸡》?

性、毒品和游戏,是人类的三大公敌,“甜蜜的灾难”,最丑陋的刺激。今天,游戏成为商业的利刃。

罗胖告诉我们:原来的电脑游戏,玩家十分钟爽一下;手机游戏大概两三分钟爽一下。接下来,是不是三秒钟爽一下。马化腾从来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家以游戏为主要营收的公司,罗胖却将其视为“商业圣经”,传颂着“三分钟爽一下”的“奇迹”。

作为一场商业演讲,他自然忘不了兜售自己的“得到”APP。他宣称:“体验是一种可以训练出来的能力,一旦达成,再也退不回去。”

请罗胖做一个最简单的自证:你再训练一个罗胖出来,试试用多长时间?

总之,罗胖用一堆混乱逻辑,又莫名其妙地聚焦到六个问题:

第一,我们不是强者,还能不能登上舞台?

第二,我们刚刚进场,怎么找到新玩法?

第三,跟不上变化,会不会被淘汰?

第四,中国经济增长会不会遇到天花板?

第五,中国经济增长有没有可持续性?

第六,中国能否赢得良性的全球发展环境?

他将这六个问题,称之为“中国式机会”。

这6个问题,实际上说了三个问题:

第一,前面有个城堡,城堡里有一个鲜活的尤物,一个地道的美女,一个被爱人抛弃的受伤的公主,你正在路过,要不要占有她?

第二,这是上帝对你的奖赏,对你欲望和手段的考验,拿出你手中的剑,相信自己——偏执狂才能成功;

第三,成功是这座城市的唯一神性,你越贪婪,失望和幻觉越离你远去,这是帝国对你的最高奖赏!

罗胖用了6个新名词,换取观众的新期待:动车组脑洞、热带雨林脑洞、比特化脑洞、拔河脑洞、终点站脑洞、枢纽脑洞。

这6个新名词,罗胖同样用了自问自答(他以后会不会启用自问他答模式?)

第一个设问:在大者越大、强者恒强的时代,还有没有新玩家的舞台?

这完全是一个伪命题,在一个有14亿人口基数的国家,任何一个小生意都可以做大,只是做多大的问题。

比如滴滴,本质上是黑车司机阳光化的商业故事,没有滴滴,也会有答答,或者有滴滴答答。市场本身存在,只要把管制这一块搞定,剩下的问题就是柳青、张青、李青的问题,优化算法只是一件爬满虱子的外套。

他还引用“得到”专栏作者刘润的发现:

今年的热门公司都来历奇特,出身在二三线城市。按说,一线城市人口聚集多,信息传播快,示范作用好,为什么这些成功的消费品牌反而诞生在二三线城市呢?他说,这和中国独特的国家禀赋有关,尤其是人口的分布结构;二三线城市聚集更多人口,更能代表人们的生活方式,于是成为消费品牌的实验室;通过论证后,才能在更大范围复制。

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成功是个案,失败是大概率。成功的因素有一万个理由,少一个都会失败。用二三线城市一个因素替代成功,以偏概全,莫名其妙。同样我们可以反问:为何不在一线建立消费品牌实验室,二线三线去复制?

罗胖还说:2017年,全中国各个层面的传统生意人,都已经被激活。原来有行业基因的企业,机会来了。

中国有一句老话:隔行不取利。从来都是如此,换一套互联网语言,又把老话重新包装,有意思吗?

罗胖还举了一个例子:京东方,一家本土老牌国企,2001 年盯上了液晶产业,一路迭代死磕到今天,目前出货量占世界 25%。

液晶产业是国家战略,国家投了成吨的钱,就是要在液晶面板行业不受制于外人,并且拿出当年造两弹一星的决心,必须搞上去。一路迭代是产业发展的自然路径,拿这个说事,真是莫名其妙。

总之,罗胖用一堆莫名其妙的理由,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正在进入一个“平凡创新时代”,每一节动车都可以独立成章、动力惊人!

什么叫平凡创新?柳青她爸是谁?柳传志!滴滴背后的资本推手是谁?联想!

面对罗胖的思维混乱,解读本身意味着要有病毒式免疫能力。谁对自己的免疫力有信心,去找找演讲内容看吧。

成功从来都是不平凡!即便你是平凡的人,发现一个不平凡的机会,也要付出巨大的不平凡,才能成功。

可惜的是,台下听众需要的恰恰是,从平凡到不平凡的鸿沟,被罗胖机敏地躲开回避,用猎奇的故事,通过遣词造句,感性肤浅地描述了一个个成功的表象,然后收费。

一个读书人,能推荐几本好书,就已经很了不起。罗胖以先知和巫师的双重身份,借助演讲这个古老的游戏,把掌控认识变成一种社会时尚和思想侵略,进而变成收费生意。

接下来,他会不会宣布自己对认知这门显学的所有权呢?

本文为吉屋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地产大哥
共发表245
+订阅
ewm 微信扫码,关注大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就有大哥,大哥爱地产,人人都爱大哥!
微信号:dichand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