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楼市资讯>楼市过冬,从好好员工失业开始
输入您的找房需求,10秒找到理想房源
期望城市:
期望区域:
期望户型:
购房目的:不限
期望预算:不限
手机号码:

立即找房

楼市过冬,从好好员工失业开始

来源:弹房   发布时间:2018-10-12
               

刚过完国庆节,恒大内部便因为一则人事调整通知,风声鹤唳——“五劝退三清除”,那些不够出色但也不出差错的好好员工们,不由心生惶恐饭碗该如何自保。


无独有偶,9月初,在中国海拔最高的省会城市拉萨,郁亮说,自己很焦虑,他甚至在秋季例会的大屏,打上了“活下去”的字样,末日前呼喊般的大字报,惹得全行业跟着胆战心惊。

放眼行业,焦虑的肯定不只是郁亮,也肯定不只是恒大、万科。一直以来,我们总说“马太效应下,中小企业生存艰辛,往往会被大鱼吃掉”。但进入2018下半年以后,这份危机感,已经从中小房企蔓延到了大型房企,甚至是头部房企中。

而解决危机的首要手段,往往就是减少人员支出。

恒大:五劝退三清除

               

10月8日,正处于“与贾跃亭维权”节骨眼上的恒大,在当天的集团会议上,许家印主席根据当前形势做出了指示:一是从今天起恒大全集团停止招聘;二是优胜劣汰,提升战斗力,实行五劝退三清除——劝退不认同恒大企业文化的人;劝退只讲不干,人浮于事的人;劝退官僚主义作风严重的人(领导干部);劝退能力水平低又不思进取的人;劝退不务正业溜须拍马的人、清除经常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人;清除严重损害公司利益的人;清除混入恒大的蛀虫;三是精兵简政、提高效率。具体表现为各单位要查找无用工,合并岗位,重新定岗定编,必要时减少岗位。

另外,许家印还在恒大内部做了不少调整,包括恒大将更加强调开源节流、加强销售与回款、确立新的高周转规则、发起“211”打击运动、强化考核与扣薪,以此调整人员队伍,还将部分地产管理人员输送到了健康、旅游等新业务领域。 

其实在早些时候,就已经有消息爆出,恒大内部已发出通知,7月之前未发的奖金将不再发出,包括6月和7月的奖金和未转正人员待发奖金。另外短时间内工资不作调整。

结合时间节点以及几项要求来看,能看出,还款率的普遍下滑,以及融资难度的提升,包括楼市成交存在的诸多不稳定因素,让许多房企对于2018年下半年的行业市场,都持有不乐观的态度。

包括恒大这样的头部房企,都已感觉到了瑟瑟秋风,开始进行架构调整,甚至是精简组织,批量裁员。

万科:不养闲人

               

相比恒大“劝退”、“清除”这样意思明显的字眼,万科的人事架构调整,看起来则巧妙得多。

郁亮发明了个新版的“事业合伙人制度”,作为解决焦虑的手段之一。而新版的事业合伙人制度,将从北京万科开始执行。

新版的事业合伙人制度将北京万科原来的五层架构:总经理、副总经理、部门经理、骨干、员工,变成“负责人—任务”的两级架构,负责人和任务,都是可流动的。

负责人不完全由对应职级的管理者来完成,相反,他可以是任何一个北京万科的员工。在认领任务后,这个负责人需要组建一个规模不等的战队,公司的任何同事,无论职级如何,都能成为他战队的合伙人,而他自己,即成为这个任务的领导者,以及承担风险的劣后人。

北京万科将任务具体分成G、T、V、K四类:G—公司级,T—战团级,V—战略级,K—战斗级。今年,计划有10个G、50个T、200个V。这些任务包都设有目标和一定的奖金,任务包既定目标达成就会有奖金,由任务包的牵头人分配给组员,任务完成后,战队即宣告解散。

这样的用人模式,被业内解读为万科开始转向“狼性用人制度”,不养闲人——一切以业务为导向,以创造价值为导向,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淘汰。

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刘肖的计划里,GTVK体系将能激发基层员工的动能,主动地自下而上主动创造价值。

但据弹房君了解,这个事业合伙人制度推出后,已有部分万科员工心生去意,“日子确实没以前好过了,在公司内都得抱团取暖,每天都过得很紧张,准备走了”。

千亿房企的变相裁员

其实,万科员工“活下去”的资本,已经算是拔尖,至少青山还在,只是门道改了。而有些企业,它们的存活,不得已时还要倚赖万科。

9日晚间,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拟就部分项目的合作与北京万科、北京恒燚企业管理签署《合作协议》。各方将按照《合作协议》的约定,就合作项目的目标公司股权转让及合作事宜分别签署《股权转让及合作协议》,合作开发位于涿州、大厂、廊坊和霸州的项目,交易价款约为32.34亿元。

这一举措,也被看成是华夏幸福的断臂自救。其实自今年开年后,关于华夏幸福资金链吃紧,正在打包部分孔雀城资产以寻求出售或者合作的消息,就一直未有间断。7月时,华夏幸福折价引入平安资管成为集团第二大股东,众人皆以为华夏幸福运营趋向稳定。

但8月底,华夏幸福解散天津公司的消息被爆出,华夏幸福的资金运营危机,又被置到了公众视野中。

华夏幸福方面并没有否认天津公司的解散,只是回应称公司没有明确的裁员计划,公司只是根据内外部环境的变化,对公司战略进行了重新审视和梳理,对组织和布局做了局部的调整和优化。

但据弹房君了解,华夏幸福解散的,不只是天津公司,重庆及产业新城公司,也出现了管理架构上的调整,以及人员的遣散。且华夏幸福前员工坦言,华夏幸福一直以来都不会采用明确的裁员计划,而是采用严格的打分制度,令员工知难而退。

这种变相裁员的方式,在各行各业,其实都不少见。

               

7月,网传泰禾将以末尾淘汰制裁员30%,涉及北京、上海等区域,裁员规模大概在二三百人。消息曝出后,泰禾立即回应说,公司确实在进行人员调整,但不是裁员,是“换员”,把低能力、低学历的员工换成拥有985、211背景的高学历、高能力员工。

但是,在随后的人事调整中,泰禾又被媒体曝出,其深圳公司设计部员工已经被裁撤剩个位数,福州和武汉两地品牌部人员全部被裁,被裁之人中不乏学历为985、211院校的资深员工。

此外,泰禾多个核心位置的中高层,也都在今年里出现了变动。1月时,泰禾的CFO罗俊辞职;2月底集团营销副总经理上海区域副总经理鄂宇辞职;4月时,副总裁丁毓琨由于业绩及内部人员调整问题被劝退离职;7月时,泰禾多年品牌发言人沈力男离职;8月时,泰禾集团副总裁、广深区域总裁许珂正式提出离职;而10月10日时,又有消息传泰禾集团副总裁兼北京区域总经理钱嘉已从泰禾正式离职相继离职。

大略一算,今年里,泰禾今年出走的高管,已近10人。而这出走风波的背后,业内普遍认为与泰禾2018全年销售目标为2000亿元,而上半年销售推进不佳,仅完成目标的32%有关。

此外,有接近泰禾的人士和弹房君坦言,闽系企业,基本是三年一换血,而泰禾今年的换血,又尤为宽泛,但效果很是不稳定,“泰禾一方面辞退多年高管,一方面也在招纳有经验的中高层精英,只是这些新来的精英,很多呆不到3个月,要么被泰禾发现其资源不过尔尔,要么自己觉得和泰禾水土不服,就都又走了”。

               

8月,绿地展开了一轮“消灭小白兔”的人事瘦身行动——由京津冀、上海、及广深事业部这些一线城市区域开始着手,将裁员10%-30%。其中,据传,绿地京津冀区域总经理欧阳兵认领了30%的裁员上限线。

所谓的“小白兔”,指的是那些占着位置不做事的好好员工,说白了,即和万科的不养闲人一个概念。

而专挑这些一线城市公司开刀,也是因为绿地今年在这些区域的发展路径,不平且阻。如京津冀事业部,这个手握大量商办项目的事业部,自北京去年317对商住项目进行强整治后,事业部在北京区域的发展就陷入了泥潭。

同样发展不顺的还有绿地的上海事业部,这里一直都是绿地最大的事业部,分为事业一部和事业二部,一部负责上海北和江苏,二部负责上海大部分区域。这两个事业部本是绿地十六个事业部中最强大、最核心的两个事业部,分割了绿地在大本营长三角的市场,加起来每年能为集团贡献超过600亿的销售额。

但今年以来,上海拿地困难,上海事业二部成了集团垫底。绿地便将人员外派至周边城市拓展,许多不肯离开上海的老员工,只能出走,也等于被变相裁员。

千万种裁员理由的背后,不外乎源于楼市冬意的丝丝加剧。而穿越周期的代价,比想象中昂贵,裁员的高峰期,也才刚刚开始。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作者公众号

本文为吉屋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弹房
共发表18
+订阅
ewm 微信扫码,关注大咖
中国网地产旗下深度原创栏目。全视角审视行业发展、企业图谱、人物见地。做有角度、有力度,有温度的行业观察者。
微信号:tanfang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