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吉屋问答 > 房屋买卖 > 房产税费
输入您的找房需求,10秒找到理想房源
期望城市:
期望区域:
期望户型:
购房目的:不限
期望预算:不限
手机号码:

立即找房
  • 动迁房房产税交多少?专家房地产税应对有多套房、“囤房炒房”的人征收

    热心网友    2019-11-22 | 我要分享
    我来回答

已有回复:

  • 热心网友 | | 2019-11-22

    "

    高晓松说,人之所以不快乐,是因为他老想要一套房。而这套房子会限制他所有的行为和决定。不能苟同的人就反驳说,诗和远方不是人365天的常态,人的常态需要一间稳定的居所,装下柴米油盐和白开水。2018年,有人挤破了脑袋为买一套房,有人伤透了脑筋为卖一套房。2018年,楼市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房地产税狼来了2018年3月,针对房地产税,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表示,正加快起草完善房地产税法律草案。3天后,财政部有关负责人答问时再次表示,相关部门正在完善房地产税法律草案,总体思路是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此后,关于房地产税的讨论始终没有停止。崇尚“题不惊人文不牛”的自媒体更是拿此做文章,类似《炒房客要颤抖了!房地产税出台毫无悬念》、《房地产税势在必行,房价下跌已成定数》的标题屡见不鲜。事实上,房地产税即便开征,从本质上也是一个税种,目的在于调节收入分配,为政府开辟新的财源,而非降房价。但作为房地产长效机制的重要一环,房地产税的出台对稳定市场无疑是有利的。遗憾的是,至今房地产税仍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撒钱抢人卖房2018年楼市无法回避的一个关键词是“抢人大战”。短短几个月时间,天津、南京、武汉、成都、西安等20多个城市接连出台了一系列人才引进政策,有的送房、有的送钱、有的送户口,政策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表面看起来,这是一场“人才大战”,但在楼市调控高压下,它早已变成放松楼市的跳板。前后脚的关系。人才新政后,成都上演了7万人抢千套房源的盛况,杭州98岁老人、12岁小孩纷纷上阵,深圳排队5公里离婚只为买房,西安更是爆出惊人的摇号购房黑幕。没有人预料“六个钱包”买房后,如果房价下跌怎么办,一股热钱“奋不顾身”地涌进房地产。以至于年中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提出,房价不能涨。楼市终于被摁住如果2018年房价还按照2016年和2017年的节奏狂奔突进,房地产对实体经济、对消费需求的挤压真会成为一个棘手问题。为了“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2016年10月到2018年10月,两年时间,全国各地共计100个城市,累计出台调控次数高达700余次。政策频出带来的直接结果,一是全国土地流拍次数越来越多,二是整体房价涨幅持续收窄,部分城市房价出现下跌。房价终于被摁住了。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11月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及销售额增速双降,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增速、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均放缓。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全国百城二手房房价连续5周下跌,均价1.5万元。但稳房价就如同走钢丝,保持平稳并不容易。在房价涨幅收窄的同时,个别楼盘房价下跌成为众矢之的。聚众打砸售楼处在房地产出现下行的时候,谁最受不了下跌?2018年的经验表明,有两类人最不希望看到房价下降。一类是购房者,在江西上饶、福建厦门、浙江杭州、湖南长沙等地,都出现因楼盘降价而导致的“房闹”,打砸售楼处成为楼市下行的“一景”。一类是当地政府,安徽合肥就曝出一楼盘降价,被调研后房价回涨。政府忧虑房价下跌的背后是土地财政,更是房地产对经济的拉动效应。在市场下行的时候,开发商过得也不容易。虽然央行多次降准释放流动性,但这些钱对房地产的窗始终紧闭,以至于到了下半年人们接到楼盘打折促销的电话越来越多,房地产中介更是为了完成业绩伤透脑筋,厦门一楼盘直接以低于楼面价的价格对外出售。楼价跌穿地价,被视为开发商无奈的断臂求生。业内也普遍判断,房企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万科高喊活下去这时候,连龙头地产万科都喊出了“活下去”的口号。万科究竟是“真痛”还是“假哭”,业内有两方观点。一方认为,市场下行龙头都感受到了寒意,真的要收缩战线,集中力量做好主业,保持不被踢出局。另一方认为,万科才是真的“神算子”,在喊出活下去不久后就从华夏幸福、海航、嘉凯城等手里拿下巨资土地,以待下一轮收割。行业龙头的算盘不好猜。可以肯定的是,拥有高度忧患意识的房企,迈过下行周期的概率更高。毕竟,冬天过去了,春天也就不远了。松绑新政一日游2018年12月,多地出台的房地产新政充满争议。先是菏泽打响了楼市松绑的第一枪,此后一周时间内4个地方出台调控放松政策,包括广州、杭州、珠海以及佛山。政策主要集中在放松限售、放松限购。争议最大的是湖南衡阳的放松限价政策。迫于巨大舆论压力,衡阳在新政颁布一天后,随即宣布撤回限价松绑通知。理由是,对稳控房价的复杂性判断不精准,对稳定预期的持续性认识不充分,文件出台引发了市场的误解和网上的炒作,其影响有悖于部门出台文件的初衷。衡阳撤回的举动,令2019年楼市的走向多了一丝不确定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因城施策、分类指导,夯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这个度究竟如何把握,考验着地方的智慧。二次房改的方向高晓松说,美国人平均31岁才第一次购房,德国人42岁,比利时人37岁,欧洲拥有独立住房的人口占50%,剩下都是租房。中国有钱人虽然买遍了全世界,但没钱人还是要租房。如何让没钱人也过上有尊严的日子,租房市场就必须完善。深圳迈出了第一步。深圳对住房供应结构和比例进行调整,明确了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公共租赁住房占新增住房供应总量的60%左右。为了规范租赁市场,北京约谈了链家、我爱我家等房屋中介,要求增加市场供应,同时租金不得随便涨。你还在租房吗?你决定买房了吗?2019年,来了。



    "

    0 | 0 | 0回复
  • 热心网友 | | 2019-11-22

    "房地产税的具体推出时间搁浅,“有可能要放一放了”。

    1月11日,在第十六届瑞银大中华研讨会休息间隙,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原所长贾康接受澎湃新闻(www. thepaper.cn )采访时表示:有关房地产税的推出现在来看已和原来计划的时间表不匹配了,现在就看人大什么时候启动一审。从口风上来看是要把房地产税放一放了。

    贾康坦言,有关房地产税的内部争议仍然较大,现在不推出的原因之一是考虑到目前的楼市情况和“去库存”的主要方向,“一旦推出可能会影响楼市”。

    2015年8月,备受关注的房地产税法正式进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这也意味着房地产税的讨论已经进入总结思路阶段。

    按照此前的时间表,房地产税应在2015年进入立法程序,2016年完成立法,并于2017年正式推出。

    贾康表示,“房地产税理应由人大给出进度,什么时候启动一审,但现在没有具体的新进展。”

    按照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的说法,加入立法规划意味着对房地产税的讨论已经进入总结思路阶段,房地产税是铁定要开征的。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作为中国税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房地产税改革是我国增加直接税、降低间接税,调节税制结构的重要一环。未来房地产税将由地方税务局征管,全部收入归地方,成为地方税源的重要补充。

    此前有内部参与商讨房地产税的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透露,人均免征60平方米的标准为目前内部的主流意见,不过暂无定论。不过,贾康表示,由于有关部门在房地产税方面存在着比较明显的争议,有可能要拖延已经列入立法规划的进程。

    “2015年,主要是一线城市以及部分二线城市的楼市回暖,三四线城市仍然较低迷。房地产税没有新的动态,把它放一放有利于市场预期和去库存的积极性.”贾康说道。

    在1月9日举行的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表示,房地产税还有非常艰难的路要走,主要的原因其实不在于其它,主要在于大家对征收房地产税的必要性,还没有达成基本共识。

    新一轮税制改革重点锁定六大税种,包括增值税、消费税、资源税、环境保护税、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贾康称,2016年的主要工作是把剩下的四个行业(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纳入营改增范围。



     

     "

    0 | 0 | 0回复
  • 热心网友 | | 2019-11-22

    一夜之间,《房地产税快来了!2017年房价终于要跌了?》出没于各大公众号,闲在冷宫多时的房地产税又红了。 在楼市的冷冻阶段,关于房地产税的讨论卷土重来。这源于日前国务院出台的一份指导意见,明确提到“支持各地区在房地产税上的探索创新”。于是,在房贷连续收紧之下,房地产税是否成为压倒房价的最后一根稻草,遂成巷议。 房地产税话题在2010年陡然升温,重庆、上海先后试点运行,可谓不温不火。彼时,人们各执一词,众说纷纭。有人说房地产税是恶税,在土地出让金照收的情况下,房地产税就是重复征税,就是“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有人则盼望着“一税就灵”,打击房价的嚣张气焰,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但时间能够改变人们的观念。 楼市调了十年,房价涨了十年,人们骂了十年,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买了房,成为有产者。楼市,既在一定程度上“绑架”了中国经济,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有产者“绑架”。屁股决定脑袋,恒产决定心态。房子,成为国人财富的主要体现形式,太多人的利益牵涉其中,而恰恰是这些人拥有很强的话语权,所以房价难跌,盖因不愿房价下跌的“新”民意亦汹汹。 这么多年,房地产税未能在全国推行,说明决策层对此也是保持谨慎,毕竟楼市的产业链条太长,利益链条太广,牵一发动全身,需谋定而后动,而非意气用事,先让公牛闯进瓷器店再说。对中国经济而言,房地产税是一道难题,既有法理问题,也有实操问题,期待着它朝发夕至、一蹴而就地解决问题,不仅是思维上的幼稚,同时也是思维上的懒惰。 房价不是一个线性问题,而是属于深层次的制度供给问题,包括土地、财政、民生、投资、税费等。房地产税可能对于投机炒房有所压制,但对于其他变量影响甚小,不足以解决高房价的问题。正如多位经济学家所说,房地产税在房价供求方面不能成为决定性因素,亦不能在货币供求方面成为决定性因素,中长期看,开征房地产税对房价的影响有限,对此期望甚高,则失望甚大。 中央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针对的是“杠杆楼市”,是楼市的过度资本化和金融化,是风险急剧膨胀的泡沫,因此矫正之策是管住央行的印钞机,从极度宽松的货币环境转向适度宽松的货币环境。“9·30”新政以来,房贷步步收紧,这是当前及未来楼市降温和房价回调的主要原因。由此可见,在控房价这个事情上,信贷政策可能更给力,而非几成屠龙术的房地产税。 如今,房地产税更像是一个“执念”,执迷不悔是一方面,执迷不悟也是一方面。适当“破执”,才能实事求是。

    0 | 0 | 0回复
  • 热心网友 | | 2019-11-22

    房产税霸屏了整个楼市消息面,如何理解呢?笔者将其与个人所得税改革结合起来,给大家一个全新的描述。“两会”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会上,财政部部长肖捷表示:“大家都将是今年个人所得税改革的受益者。”因为,不仅个税起征点提高,而且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税前扣除项。前几年的“两会”还提出,首套房贷利息、养老费用也要税前扣除。此外,未来还会将个人各种所得加总起来,让那些综合所得高的人适用更高的税率。 可见,改革初衷是告别个税沦为“工薪税”的尴尬境地,根据当前生活成本和收入水平的比对,减轻普通工薪阶层生活负担,真正发挥税收的调节功能。如果说个税调节的是一般收入所得,那么房产税调节的是资产收入所得。房产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暴涨,这是近年来居民收入差距扩大的主因,这个结论估计多数人会赞成。工薪阶层或中产主要靠工资活,但富人估计很少看工资单,因为工资只是资产收益的零头。调节资产收益拉大的收入鸿沟,必须要靠房产税。 征房产税是个难题。众所周知,美国个人信用体系相当成熟,欠税滞纳金很高,信用约束也很强,但每年仍有超过120亿美金的房产税拖欠。另外,房产评估是否公允、怎么解决争议,这些在法人单位纳税时代是不存在的。作为最大宗的消费和资产品,哪怕0.1个百分点的变动,也是不菲的数目,解决成千上万的争议投诉,考验习惯坐在办公室接收企业直报的税务部门。 起草论证冗长,原因就在此,好在官方对房产税解释越来越清晰。“两会”上,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开宗明义地称,房地产税主要是调节收入分配,特别是个人财富集聚,起到促进社会公平的作用。同时,筹集财政收入,满足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需求。也即,房产税首先是调节税,然后才是收入税。这个说法,从推进路径看十分明了。史耀斌副部长指出,房产税是“一种世界通行的税种”,我国会参考其中共性的制度性特点,例如按评估值征税、会有一定税收优惠。 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除扣除项以外,实际税基还要在房屋评估值的基础上再打四~六折,还会限制税率和用途,房价涨了还要降低税率,确保税负不超过收入3%-4%。而且,首套房、低收入者、孤寡人群都会有很大减免。早在2012年的十八大,就明确提出要降低宏观税负,加上房地产稳定、舆论稳定是头等大事,税率和纳税占收入的比不可能高。另外,史耀斌副部长还指出,房产税是地方税种,地方用这些收入来满足教育、治安等公共基础设施供给支出。 这很类似西方的房产税。西方收税主体的县(County)或市(City)级政府,征收房产税后,房价并未下跌反而上涨。直接从居民口袋里拿钱,房产税有很明确的用途,50%左右用到学区,其余的搞治安、修路架桥,服务完善外溢为房价上涨,业主受益甚至超过纳税。人口越密集,房子越多,房产税也缴得多,居民享受好的教育、治安,业主享受房屋增值。 因此,服务业主导经济的时代,城市主政者要做的是,让更多人到本地工作、买房,税收自然来了,这就是公共财政、服务型政府。现在,很多城市认识到了这一点,纷纷放松或取消落户门槛,人口(而不仅是人才)才是城市最大的财富。因此,房产税和个税改革共性是保护中低收入,调节最高收入,以包容实现共赢。关紧一道门,必然打开一扇窗,税负在群体间调整。房产税也好、个税也好,反映了个人财产从无到有,由从属到主导的时代变迁下,建设公民社会,塑造财富观念,构建公民纳税和政府服务的自主意识和良性循环,这才是现代化的彰显。

    0 | 0 | 0回复
  • 热心网友 | | 2019-11-22

    "近日,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表示,为了逐步烫平房地产泡沫,房地产税应该分类进行,率先出台能够精准遏制投机的消费税、流转税、空置税,然后再从容考虑物业税。

    针对中国当前的房地产市场情况,仇保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要把房地产调控从原来的中央调为主转变为地方调,从行政手段调为主变为经济手段,从集中统一调变为分散调,通过国民经济收入的增长来严格控制房价的涨幅,逐渐烫平房地产泡沫,而不是一脚踢破。

    为精准遏制投机,分拆细化房地产税的思路初衷无可厚非,却面临不小的现实困境。空置税的概念并不新鲜,直奔主题“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是放在国内不同城市的分层现实里,主题就容易千变万化了。

    首先空置率很难计算,谁来界定如何界定都存在很大争议,征收难度大,必然导致征税成本很高;其次如果一线城市的空置率尚有蓄意涨价之嫌,那么很多三四线城市的房子便是想卖卖不出去。物业税连仇保兴本人也说可以再等5年,因为对于大量老旧小区来说,之前有没有物业都不好说,征物业税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房地产税一直被视为分税制改革的配套改革,以令地方有合理的税基,此前我国省以下分税制改革不彻底,税收分成制带着浓重的议价色彩,更带来了土地财政和地方独断专行等弊病。让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高度依赖,但是,保障地方政府的钱袋子,是否能成为让买房者为分税制买单的理由?不成熟的房地产税烫不平房地产泡沫,因为首先它自己还是扭曲的。

    房地产的泡沫要消,确实不能一脚踢破。同理之于房地产税,房地产税这波操作同样不宜过急过猛。公众对于房地产税的顾虑往往伴随对这一税种设置初衷的不理解甚至误解。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房地产税尤其相对狭义的房产税,设计初衷仅仅是控制房价的手段和地方增加财政的途径,这两种思路或许有人会故意迎合,但一定不是顶层设计房地产税的本意。

    全国住房信息正逐步联网,国地税合并已迈出步伐,这意味房地产税在技术上的准备已经到位。但开征房地产税不是单一技术层面的命题,一旦开征,这将是涉及中国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个人的税收。

    房地产税需要敲开居民的门,要让纳税人愿意支付这一笔钱,就得让这个钱来得有理有据,用得适得其所。对于这样关乎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的税种,应该有公开透明的讨论,各阶层都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小心推进和科学论证缺一不可,且务必越细致入微越好;必要的社会讨论和严谨的法定程序同样缺一不可,且务必越小心谨慎越好。




    "

    0 | 0 | 0回复

157328位专业房产经纪人为您在线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