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楼市资讯>卿本佳人,却非要变成油腻男!

卿本佳人,却非要变成油腻男!

来源:豪言   发布时间:2017-12-29
督察组和央视为什么痛斥海南?

请看这段描述:“无防渗措施、无渗滤液收集处理设施,堆存场无覆盖,垃圾场恶臭难闻,垃圾燃烧冒烟。”

你以为这是印度或巴西的贫民窟吧?不,这个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方,位于中国国际旅游岛海南省的儋州。

这是央视财经频道中呈现的境头,也是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看到的情景。

百度一下你会知道,儋州是海南一个有着267公里长海岸线的城市,还有着“网民最喜爱的中国十大文化旅游城市”和“国家园林城市”的美称。

所以,督察组和央视都怒了:别为了钱袋,毁了生态!

他们的结论是,造成海南环境污化、退化的主要原因,海水养殖无序发展之外,就是房地产的过度开发。

“财政过分依赖房地产,房地产企业指到哪儿,政府规划跟到哪儿”。督察组指出,他们获知,海南某市曾在1天内批准过18个分拆的子项目!而且不止一次!

无序发展和过度开发造成的后果包括:自然保护区原生态植被和沿海防护林破坏严重、优质海岸侵蚀加剧、生活污水直排,环保工程不足。

特别是填海,已造成周边岸滩出现大面积淤积并形成连岛沙坝,破坏了海洋自然风貌,造成水流变化。

三亚鹿回头是海南最有名的景点,这个片区的大洲岛海域和小东海海域,活体珊瑚盖度干脆“腰斩”,分别从2013年的42%和18%,下降到2016年的20%和5%。

用央视和督察组的话说,这些都成了“难以抚平的伤痕”。

“儋州在哪儿?”

没听说过?“儋”字也读不准?不要紧,苏东坡你总听说过吧?

1000年前,在被贬海南的三年岁月里,苏东坡住的就是儋州。到今天,“书声琅琅,弦歌四起”的东坡书院,仍是此地名胜。深爱海南的苏东坡,北归之日依依不舍,将天蓝沙净、海奇山绝的儋州及海南称为“兹游奇绝冠平生”之地。

当然,今天儋州出名,是因为那里地出现了一个规模巨大、人定胜天的填海房地产项目:HH岛,有一段时间,天天在央视广告中闪现!

据报道,这个项目的施工,已造成了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受损。

欧·亨利的短篇小说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相对落后的东欧,一个乡民手里有一把斯特拉迪瓦里古琴,城里来的收藏家看到了,但他很鸡贼,没有告诉琴主这把琴的价值,而是赶紧回家取钱,而琴主为了使琴显得更新更漂亮,多卖点钱,在收藏家回来之前,给琴身涂刷了一层艳而厚的油漆!

一个贪婪者,一个无知者,共同毁了这把价值连城的古琴。

前一阵,流行过一句很拽、很文青的话,叫什么“山就在那里”,其实,海南独特资源的价值,恰恰在于“海就在那里”,不要乱动乱用乱折腾。

海南不应该成为印钞机,也不应该成为卖什么东西的噱头和陪衬。海南的价值,只应该在于它是中国最著名的差异化名城之一,在于它和中国其它城市不一样,始终不一样。

海南的原生态青山、绿水、海滩,更应该像北京的故宫颐和园、上海的外滩、西安的兵马俑一样珍贵,增一寸,减一分,都是多余而愚蠢的,都会带来长久而言的贬值。

当然,不是说在海南就不搞建设。海南大多数城市正处于成长期和建设期,必要的开发建设和人口移入必不可免。

但应该以谦卑的态度,以不干扰破坏环境为前提,少用、慢用、贵用、共享。

少用的含义包括了“不用”,即有些资源和地段保持原貌,“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适当“留白”往往是最好的处理。

慢用,不要竭泽而渔,要细水长流,因为我们对自然的认识、运用和融合的水平会逐渐提高,越慢用,越会善用。

贵用,一定要用?就设立高门槛,使其兑换出极大的经济价值,来反哺当地亟需发展的重要民生事项。

共享,该等资源的开发,应该是非单一用途,让尽量多的人分享。

我在夏威夷,看到过海滨沿线的房子。密度很低很分散,都是独栋别墅,每栋风格都不同。房子不大,也不显眼,与周边环境很协调,没有显示出富丽堂皇。就好像各式各样的漂亮盒子,被轻轻放在花丛树林之中。

导游告诉我,这些房子非常非常贵,并非一般居民能支付得起。所以,数量也不会多。

有钱也好,没钱也罢,你的住宅,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成为美丽海滨的主角。

到海南来的人,应该胸怀感恩、谦卑、温柔、多情、才华、奇想、偶遇、浪漫,如苏轼、如聂鲁达、如毕加索、如海明威、如伯格曼,如海南那些可爱质朴的原住民们。

从这个意义上说,海南应该呈现的,不应该是旧貌换新颜,而是河山依旧。

事实上相反,多年来海南奉行的是粗暴的“杀手信条”,即“向海要地、向岸要房”。

“吊车四立,海湾瓜分,水泥森林拔地而起,吞噬着一片片美丽的椰树林和红树林。”这是十几年前,《纽约时报》对海南的描述。

今天,这样的情形没有消失,而是更多了。以住宅为主的房地产开发,不仅没有绕开、反而如蝗虫一样铺满了那些美丽的海岸线。

先是在海口、三亚和博鳌,后来到陵水、万宁和文昌,再后来是儋州;先是抢占天然的海岛和海岸线,后来不够用了,或者拆迁起来麻烦,干脆就拿出“向天再借五百年“的豪情,“向海再借五千亩”来填海造地,只是为了多造几间睡觉的房子。

这不是进取,这是疯狂,或近乎疯狂。

这样的妄为,使得美丽的海岛变成了虚荣心和浅薄自大感的祭坛。因为,日常居住之所,如果与海浪咫尺之遥,风大浪高之下,难免潮湿霉变,其实并不宜居乐居,如果处于非和平时期,亦不安全。正因为如此,海南本地居民很少在海边筑家室之屋。

在海边的居住,属于冲动式的间歇性享受,更适合成为日常生活中调剂性的插曲。从这个意义上说,大量实用性住宅,也没有必要布局于海岸线附近,应该主要在城区内解决。

所以,不要带着你那千篇一律的开发经验,到海南的海边上,再盖那么多房子了!

毁人不倦,毁城不倦。

看着海南美丽海岸线上,那一排排拥挤的房子,我想起了50年前的北京拆城墙运动,想起了梁思成的悲叹和泪水,想起了他那“我们一定会后悔”的谶语,本来我以为这句话已成历史。

今天海边大盖房,与彼时古都狂拆墙,差别在哪里?大概那时代的人是戴红袖标、举语录本的极权主义者,现时代的人是挂大金链、系爱马仕的拜金主义者吧!

一提国际旅游岛,人们就认为在海南会很赚钱!这是最大的误区之一。一个旅游城市很热闹,但很难为一个暴利之源。因为机票收入不归你,景点门票、酒店住宿、餐馆吃饭、娱乐项目,价格都是透明的,也都有天花板,没什么高PE的增值故事好讲。

无比喜欢赚快钱的国人要知道,最大的市值故事,不是在天赐的美丽海岸线,堆上大量化学方法生产出的建筑物料,而是如瑞士人做手表,美国人做手机那样为产品赋值,甚至如英国人,把自己的语言,变成文化输出工具,变成国民与生俱有、张口即用的谋生手段。

1、

2、

3、

4、

5、

6、

7、

8、

9、

本文为吉屋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豪言
共发表77
+订阅
ewm 微信扫码,关注大咖
古有子曰,今有豪言。一个房地产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wenhaowenhao1984
7×24小时热文榜